不忘不见——晓言谈

他们和她

“如果这是你所想的,我答应你,会对她好,但是,我的期限是考研结束。”陈安远丢掉抽了几口的烟,回过头来,伸出手,颤抖地摸了摸欢儿的头,在眼泪夺眶而出之前,做了一次深呼吸,然后继续说:“天很晚了,我送你回宿舍吧。

欢儿温顺地点点头,跟着陈安远,一起往宿舍走去。一路上,欢儿还沉浸在,陈安远答应她的请求的喜悦里,蹦蹦跳跳。而陈安远,眉头紧锁,一声不吭地走在欢儿的身边。

那时的欢儿,永远不会想到,从那一刻开始,她永远失去了陈安远。她以为,陈安远答应她:跟她的好朋友文青在一起,这样,她就永远有两个好朋友了,永远不会失去他们了。可是,她错了。从此以后,他们的身份是他们和她,而不是,他们仨!

一份兼职

2006年,欢儿大一,家境不好的她,第一个学期的学费,是父母卖掉了家里所有的稻谷,凑起的8000块钱,交掉学费6600以后,只剩下1400。开学伊始,还有很多生活必需品要买,把该置办的置办齐了,欢儿手头也根本没什么钱了。她也不想问父母要钱,因为她知道,父母也没钱了。于是,上课之余,找一份兼职解决温饱,是个棘手的难题。有一天,学工办的老师告诉她,学校雅园食堂要招一些勤工俭学的学生,主要负责刷盘子,就是学生们吃完饭以后的餐盘。一天两次,每次一个小时左右,管两顿饭。欢儿心想着,这样,吃饭问题总解决了吧,其他的以后再说吧。于是,她一咬牙,也顾不得同学们异样的眼光了,就决定去食堂刷盘子了。第一次去食堂后厨,她看到了一个高高瘦瘦、长相清秀,戴着眼镜的男孩子,也在刷盘子。她走近一点,打了声招呼,那个男生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又低下头干活了。

他们俩在水池边,各顾各的刷盘子,欢儿想着:干活也有先来后到嘛,他先来,他就是前辈,尊重前辈总是没错的。于是,欢儿就找话题跟他聊天,欢儿先做个自我介绍,说她叫欢儿,来自文学与新闻学院汉语言文学系。顺便就问了他的情况,男孩倒也不拘谨,大方的说到,他叫陈安远,是法学院的一名新生。

就这样,第一天,两个人通力合作,盘子很快就刷完了,他们还坐在一起吃了一顿用自己辛勤付出换来的饭。吃饭的时候,两个人坐在对面,边吃边聊,好像一下就有了很多共同话题。

因为有一个跟自己差不多情况的同事,欢儿也突然觉得刷盘子的工作并不是那么无聊了,甚至她每天还有点期待去刷盘子了。欢儿宿舍的同学,见欢儿工作的很起劲,也都想去看看,文青就是其中一个。

那天傍晚,欢儿和陈安远正在刷着盘子呢,文青就和一个叫艳子的同学,两个人去找她。这一找,一切都变了,用一句话用在文青身上特别合适,是《神雕侠侣》里的“风陵渡口初相遇,一见杨过误终身。”而于文青而言,就叫“雅园食堂初相遇,一见安远定终身。”

他们去找欢儿,而文青对陈安远一见钟情。多么荒谬的老套的故事情节啊!可是,这是真的。自此,文青就开始了对陈安远的漫长的追求之路。而欢儿,就像个幕后导演,在他们身边,做一个称职的红娘。

欢儿大概在食堂刷盘子刷了一个月吧,在文青的软磨硬泡下,选择辞职不干了,而文青,正好做了个无缝连接。

其实文青家条件并不差,在她们宿舍,算是条件最好的一个了,每个月的生活费都有1000多,要知道,那可是2006年,当时,她们的生活费还停留在4、500甚至青黄不接的水平呢。可是,她为了他,硬是去食堂刷起了盘子。

虽然,欢儿跟陈安远在一起工作才只有短短的一个月,但是两个人已经建立起了深厚的友谊。这种友谊,让他们不见面的时候,一天可以发很多很多短信。

两份感情

大学的时光,过的总是快,虽然文青对陈安远穷追不舍,但是陈安远好像仍不为所动。于是,文青总是让欢儿约他,一起吃饭,一起上自习。对欢儿的要求,陈安远倒是有求必应。于是,校园里,总会有他们的三人行。

大二以后,他们都没有再在食堂刷盘子了,都回归到学习上来了,因为不属于同一个学院,彼此见面的机会就少了。欢儿和陈安远有一段时间不曾联系。只是有一天,文青在宿舍里嚎啕大哭,欢儿问怎么一回事。文青说:“你知道吗,我对他那么好,可是,他告诉我,他找女朋友了!欢儿想安慰文青,可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就一句话也没说,只是陪着文青哭,不停地给她递纸巾。

后来,欢儿问陈安远,为什么,不声不响地找了个女朋友,明明知道文青那么喜欢她。陈安远说:“就是因为我知道她喜欢我,可是我不喜欢她,跟她说了很多次,她还是不依不饶,我实在受不了了,所以才要找个女朋友,正好,这个女孩也挺好的!

就这样,文青虽然还是很难过,但也渐渐接受了他找了女朋友的事实,反倒是欢儿和陈安远,并没有因为他找了女朋友而变得生疏,两个人仍然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就是那种,不管遇到任何事,只要随便说一声,陈安远一定会出现在欢儿眼前的那种。

陈安远找了女朋友,欢儿也在大二下学期,开始了一场异地恋,男生是欢儿的初中同学,在南京上学,彼此一直都有好感,后来就在一起了。于是,两个人,开始了两份感情,变成了四个人,联系也渐渐少了。

各自分手

陈安远的感情维持了大概一年,2008年底分手了,而欢儿的那段感情,也在2009年夏天,以分手告终。

2009年4月的最后一天,欢儿跟异地男朋友闹得很厉害,因为之前他们约好,五一要在一起过的,而临近五一了,她男朋友说毕业设计很忙,不过来了。那天晚上,欢儿哭的很凶,好像小时候,大人许诺了一定会给的糖果,突然没有了。那个深夜,她哭着给陈安远打电话,陈安远紧张地问她为什么哭,她什么都没说,就说,我想去衡山。陈安远说:“好,明天我陪你去。然后,陈安远说了很多很多安慰欢儿的话,让她早点睡,明天一早起来就来找她,陪她一起去衡山。欢儿说,那你给我唱首歌吧,欢儿知道,陈安远唱歌很好听,尤其是五月天的歌。陈安远犹豫了一会说,大家都睡了,你等下,我出去给你唱。于是,电话那头,传来了欢儿此生永远不会忘记的歌声:

怎么去拥有一道彩虹

怎么去拥抱一夏天的风

天上的星星笑地上的人

总是不能懂不能知道足够

如果我爱上你的笑容

要怎么收藏要怎么拥有

如果你快乐不是为我

会不会放手其实才是拥有

当一阵风吹来风筝飞上天空

为了你而祈祷而祝福而感动

终于你身影消失在人海尽头

才发现笑着哭最痛

那天你和我那个山丘

那样的唱着那一年的歌

那样的回忆那么足够

足够我天天都品尝着寂寞…………

在歌声中,欢儿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大早,欢儿就被陈安远的电话吵醒,他说:“快点起床了,我在你们宿舍门口等你,我们去衡山。欢儿才意识到,昨天说了要去衡山这件事。于是,她赶紧爬起来,随便抹了一把脸,就出去了。

到宿舍门口时,她看到陈安远远远地站在那里,手里提着很多东西,看到了欢儿以后,就向她招手。

“我已经做好攻略了,我们要先搭6路公交车到市里去,然后再转乘去衡山的车,山上有帐篷出租,我们可以在那里住一晚,看第二天的日出。水果干粮我都买好了,快点走吧,晚了就赶不上车了!”陈安远边走边向欢儿交代接下来的行程。欢儿没有说话,就是紧紧跟着他,向校门外6路车起始站走去。

下了车以后,欢儿又觉得自己昨天是心情不好,临时起意,又不想去衡山了。陈安远说:“我的姑奶奶,那你到底想要干嘛......

欢儿说:“正好,这个附近有个雨湖公园,我们干脆去公园里散散心,去划船吧。陈安远只好说:“那好吧。

公园里确实有个湖,湖边停着很多容纳一两个人的小船,欢儿兴奋地说,就去坐那个船。陈安远赶紧去付了钱,租了只船,两个人坐在船上,也不去划桨,就让它自己在湖上飘着,他们聊着天,陈安远时不时拿点香蕉、点心递给欢儿。欢儿突然提了个问题:“陈安远,我们关系这么好,不知道以后,我们生了孩子,该叫彼此什么呢?陈安远顿了顿,没有说话,然后问:“那你想让你的孩子叫我什么呢?欢儿说:“嗯,你对我这么好,就像我的弟弟,就让我的孩子叫你舅舅吧。这里要说明一下,陈安远比欢儿是小了大半岁的。两个人,突然安静了下来,过了一会,陈安远说:“哦,这样的话,那我的孩子,不是就要叫你叫姑姑了……

在湖中心晒了一会太阳,欢儿又说要去看小动物,他们去喂了猴子,猴子跑过来抢欢儿手上的东西吃,欢儿吓了一跳,陈安远赶紧把欢儿拉到自己的身后。一天的时间,过得飞快,华灯初上,他们才返程回了学校,回学校的公交车上,欢儿太累了,靠在座椅上睡着了。迷迷糊糊中,她感到有一只手把她的头往陈安远的身上靠,醒来时,果然,看见自己靠在陈安远的肩膀上,流了一嘴的口水。

2009年7月,是欢儿最难过的一个月。这个月,她跟异地男友分手了,那时是暑假,同学们都出去实习了,欢儿借着准备考研的由头留在学校,陈安远也在实习,正好他实习的单位是湘潭市一个区的法院,每天都会赶回宿舍。刚分手的那会儿,欢儿每天感觉生活无望,无精打采,浑浑噩噩,也不去看书,就每天在宿舍里面昏睡。陈安远每天早上去上班前,要打电话给欢儿,提醒她起来吃早餐;中途又会打电话问她在干嘛,中午还要打电话嘱咐她吃中饭;下班以后,就匆匆忙忙赶回来,一定要陪欢儿吃晚饭。两个人,北苑、金翰林、南苑各个能吃饭的地方都走遍了。吃完饭以后,两个人散一下步,然后去教室自习,陈安远其实每天上班回来已经很辛苦了,但是,他还是每天坚持陪欢儿上自习。

有一天上午,欢儿打水洗头发,忘了带手机,陈安远一直打不通欢儿的电话,着急的很,生怕她出了什么事,就通过文青找到她们隔壁宿舍留守的一个同学,打发她来看看,知道她没事以后,陈安远才放心。后来,他对欢儿说,那天,我找不到你,真的很担心,我都已经跟领导请假,准备回来找你了……

欢儿听了这话,很感动,但好像感情又很麻木,一心只想着那个分手的男朋友,完全忽视了身边这个,对她如此好的人。

欢儿有个好朋友,也跟她一个学校,在商学院。以前,她有什么体力活,也都是通过欢儿喊陈安远去帮忙的,欢儿的好朋友对欢儿说,这辈子,可能都不会有另外一个人,像他对你这般好了……

他们和她

欢儿一直陷在自己的感情里不出来,文青自从知道陈安远分手以后,又开始了对他的追求,她还天天在欢儿跟前说,自己有多喜欢陈安远,此生非陈安远不嫁。文青和欢儿是很好的朋友,欢儿觉得陈安远也是自己很好的朋友,想到:如果他们俩能在一起,这样,他们仨就成了很好的朋友,再也不会失去彼此。于是,欢儿对陈安远的好,选择了视而不见,甚至还开始把他推给文青。

2009年下半年,欢儿选择了学校保送读研,文青和陈安远还在学校备战考研。欢儿保送成功后,准备去深圳实习一段时间,在她离开学校之前,她决定找陈安远聊聊,于是就出现了文章最开始的那一幕。因为,欢儿告诉陈安远,文青那么喜欢他,希望他能尝试跟她在一起,最起码考研这段时间在一起。让她能安心考研,等考研结束以后,能不能在一起,就看他们的决定了,欢儿说,我想要我们三个永远是最好的朋友。

后来,欢儿走了,去了深圳,刚开始去的时候,陈安远总会给她打电话,欢儿有时晚上也给陈安远打电话,聊聊工作,聊聊学习。后来,渐渐地,聊天时间越来越短,后来,聊着聊着,就听见文青的声音,然后就匆匆忙忙地挂了电话。后来,欢儿也不再主动打电话给陈安远了。

2010年,大学毕业了,他们没有分手。陈安远说,文青对他是真的好。欢儿由衷地为他们感到高兴。后来,欢儿继续在学校读研,陈安远考研没发挥好,也被调剂回了本校读研,文青没考上研究生,去长沙工作了。但是,他们的关系应该算是稳定了吧。

欢儿跟他们联系就很少了,她失去了他们。

2014年的一天,她们的大学室友在衡阳结婚,欢儿去了,陈安远陪着文青也去了。那时文青已经是大肚子了,快要生孩子了。他们坐在一桌,只是简单的寒暄了几句。后来,陈安远说他要去衡山,让文青自己先回长沙,欢儿一个人返回永州。在高铁站,他们碰到了,陈安远走过来,说,刚才看你一个人坐在那里,阳光照在你的脸上,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我都有了一种错觉,以为我们还在学校。还记得,你要去的衡山吗

欢儿哭了,直到那一刻,她才意识到,原来,她曾经,真心喜欢过他!可是一切都回不去了,她说:“嗯,记得,你去吧,去帮我看看日出。陈安远说:“好的,我会拍照,你看我的朋友圈。

然后,他们各自转身,走了!

这一切都已成为过去,但唯有一件事永远不变。那就是,在曾经最难熬的岁月里,他们彼此陪伴,彼此依赖,在以后的漫长时光里,他们仍会彼此怀念。


《剧终》

相关文章链接:

 一别两宽,相忘江湖(欢儿和林欣)

时光里的人(心中的肖然)


收藏(0)

    本文是潜心书院原创文章,转载需联系本站管理员授权。

    相关推荐

    寻常午后

    寻常午后

    小时候,每次父母吵架,妈妈哭的歇斯底里,头不停地撞墙,嘴里说着,死了算了,爸爸则摔门而出,夜不归宿,留下我们三姐妹孤苦无援的陪着妈妈,坐在角落里哭。我就会有一种想法,他们为什么不离婚,离婚就好了。甚至...

    晓言谈 2022.05.04 0 77

    时光里的路人

    时光里的路人

    最近,读了一本散文《我们都是时光里的路人》,分四个篇章:故乡,青春,旅程和思考。每一个篇章都用的李白《将进酒》里面的诗词描述。比如,故乡,高堂明镜悲白发;青春,黄河之水天上来;旅程,人生得意须尽欢;思...

    晓言谈 2022.04.17 0 86

    跟着萤火虫散步

    跟着萤火虫散步

    前两天,带儿子读书时,读到一个故事:兔弯弯喜欢春天,春天来了,兔弯弯和熊豆豆一起放风筝,一起挖春笋;兔弯弯喜欢夏天,夏天来了,兔弯弯和熊豆豆一起玩水,一起跟着萤火虫散步;兔弯弯喜欢秋天,秋天来了,兔弯...

    晓言谈 2022.04.17 0 86

    不忘不见——晓言谈

    不忘不见——晓言谈

    他们和她“如果这是你所想的,我答应你,会对她好,但是,我的期限是考研结束。”陈安远丢掉抽了几口的烟,回过头来,伸出手,颤抖地摸了摸欢儿的头,在眼泪夺眶而出之前,做了一次深呼吸,然后继续说:“天很晚了,...

    晓言谈 2022.02.27 0 233

    冬至随想

    冬至随想

    晚了一天,本该是昨日的随想。昨天早上,妈妈问我是否回家吃晚饭,我说回去的,然后他们就在家准备了羊肉。可是下午的时候,我又告诉他们不回去了,他们很失望,然后又问我今天回不回家吃饭,想到晚上又不能陪他们吃...

    晓言谈 2021.12.28 0 195

    辋川

    辋川

    一直想写点东西,关于王维的辋川。 辋川,音似忘川。这个地方,是诗佛王维的精神家园,在这里,他寄情山水,消解愁闷,他看淡生死,参透人生,画作和诗歌里都有了禅意。我想去辋川,于是在网上找寻这个地方,奈何这...

    晓言谈 2021.12.12 0 180

    发布评论

    ainiaobaibaibaibaobaobeishangbishibizuichiguachijingchongjingdahaqiandaliandangaodw_dogedw_erhadw_miaodw_tuzidw_xiongmaodw_zhutouganbeigeiliguiguolaiguzhanghahahahashoushihaixiuhanheixianhenghorse2huaixiaohuatonghuaxinhufenjiayoujiyankeaikeliankouzhaokukuloukunkuxiaolandelinileimuliwulxhainiolxhlikelxhqiuguanzhulxhtouxiaolxhwahahalxhzanningwennonuokpinganqianqiaoqinqinquantouruoshayanshengbingshiwangshuaishuijiaosikaostar0star2star3taikaixintanshoutianpingtouxiaotuwabiweifengweiquweiwuweixiaowenhaowoshouwuxiangjixianhuaxiaoerbuyuxiaokuxiaoxinxinxinxinsuixixixuyeyinxianyinyueyouhenghengyuebingyueliangyunzanzhajizhongguozanzhoumazhuakuangzuohenghengzu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