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图上的革命

新中国的地图发展,有许多脉络,但是有一条线索需要从中国著名的科学家竺可桢说起。

竺可桢,据我所知,至少在两个地方有他的塑像,一个是在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一个是在杭州浙大校园。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是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的创始人,还曾是浙江大学的校长。我去过浙大校园,在那里我采访过浙大茶叶系的一位教授张堂恒先生。当时他正在研究速溶茶和茶的罐装化,说这个,是为了说明象茶叶这样一些实用科学在浙大很有地位。地学和地图学这种实用科学更是深受老校长竺可桢的重视,我国一批著名的地学院士均来自于浙大,如:黄秉维、任美锷、陈述彭、李春芬……,这其中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校长竺可桢的作用。

我国著名的地图学家陈述彭就是在竺可桢的鼓励下,从事地图事业的。对陈述彭的评价,地学界一般公认他是新中国地图、遥感、GIS等事业的开拓者、创始人或者做出重大贡献者之一。但我觉得,除此之外,陈述彭在我国地图、遥感等领域还有另外一个重要作用,那就是承上启下,将传统与现代连接起来。任何一门科学,每当剧烈变动之际,即发生“科学革命”之际,都需要这种人物,来整合革命造成的断裂。这种整合,不仅仅是学术上的,还包括人事上的,正是由于这种桥梁式人物的存在,老一代科学家与新一代的科学家的沟通和对话,才成为可能。我国的经济学界、文学界等都出现过这样的人物,如经济学界的吴敬琏,文学界的王蒙……等,正是由于有了陈述彭为代表的这样一批地图学家,新中国地图事业,才从传统的地图过渡到GPS(全球卫星定位系统)和GIS(地理信息系统)。

由GPS和GIS我想到了天上的卫星,地图所以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都是因为有了卫星。由于有了卫星,才有了GPS定位和GIS的数据来源和更新。GPS的出现彻底改变了传统地图的基础—大地测量,因而对地图带来的变化是前所未有的。

但是,卫星带来了进步,也带来不平等。譬如,由于太空中绕地球飞行的卫星存在,国家之间“领空”的价值,大大“缩水”了,实际上没有卫星或卫星少、质量低的国家“主权”也大大“缩水”了,看看美国卫星拍摄的我国北京天安门广场和中南海的图片,我们确实有一种被人偷看了“隐私”的感觉。再想想,那五枚从五个方向投向我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的导弹,我们更加感到一个国家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需要掌握了GPS和GIS的科学家,如果我们在国庆阅兵和香港回归这样的大事中,使用的还是美国公司卖给我们的GPS,利用的还是美国在天上的卫星,说明我们确实需要努力,当我们把美国华盛顿白宫和五角大楼的卫星图片也放到网上时,我们在“数字地球”的世界上的发言才会具有举足轻重的份量。

当这期杂志还在编辑中,有新闻报道:“美国拦截导弹的试验获得成功。一枚模拟攻击美国的导弹被摧毁在太平洋中。”这实际是一枚导弹击中了另一枚运行的导弹。我们知道导弹全赖GPS定位和GIS的导航。可以想象GPS的定位精度和GIS的反应时间和运行速度又有了革命性的飞跃。

GPS和GIS作为新式的现代意义的地图,是如此重要,但在国内NBA、MBA、IT、IP、CEO、WTO……等新名词满天飞的情况下,GPS和GIS的意义还很少被公众了解。因此,我们在这期“地图专辑”中,重点介绍了GPS和GIS在中国的情况。

地图在我们杂志中具有十分重要的位置,我们有一条重要的编辑原则——重视“三图”,就是在报道中大量使用“图片、地图、插图”。

我们希望地图除科学性外还要有艺术性,要有感染力,因此,像香港地图收藏家谭兆璋先生设计的那种“香港鸟瞰图”,我们认为对读者会有吸引力。

我们经常使用卫星遥感图,我们欣喜地发现:“图片、地图、插图”这三图,过去本来是互相独立的,但今天卫星遥感地图有一种将这三者融合起来的趋势,我们既可以叫它地图,也可以叫它图片。

许多批评地图的人,认为地图并未如实地反映现实,地图省略了许多,如唐晓峰先生的文章所言。但今天的卫星遥感地图越来越像摄影图片,相信总有一天,唐先生文章中的小姑娘会发现,地图并没有省略她心爱的花朵。

卫星遥感地图也是艺术,它往往带有设计制作者的鲜明个性,如各种图斑的色彩选择,由此造成的对比和整体效果。这很像艺术家的工作。我曾采访过中国科学院卫星地面接收站的章文毅工程师,他是中国卫星影像地图集《斑斓的大地》的编辑和负责将卫星数据转化为图像的具体操作者,我问他:“这本地图集是否也可看作是一本艺术品,”他说:“正是这样。如果换了另一个人,这本地图集将完全是另一副模样。”为了增加地图的感染力,地图制作者完全可以利用想像、对比、甚至夸张等艺术手法,例如三维地图,就是在纵向比例上进行夸张,以取得视觉上的美感。

既是科学的、又是艺术的,毫无疑问,未来的地图将变得像绘画一样美丽。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1年第08期 作者: 单之蔷


收藏(0)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qxsy2019.com/?id=194

    相关推荐

    China—景德镇

    在英语中,中国和陶瓷这两个词的拼写和读音是一样的,都是China。这是很少有的现象:用一种物品的名称指称一个国家。有人说China是英语中chinaware(陶瓷器)这个词的缩写。另一种说法是,Chi...

    行万里路 2021.12.05 0 36

    地图上的革命

    新中国的地图发展,有许多脉络,但是有一条线索需要从中国著名的科学家竺可桢说起。竺可桢,据我所知,至少在两个地方有他的塑像,一个是在中科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一个是在杭州浙大校园。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

    行万里路 2021.12.05 0 44

    调研工作务求“深、实、细、准、效”

    调研工作务求“深、实、细、准、效”(二〇〇三年二月二十五日) 现在全省上下大兴调查研究之风,各级领导干部在调研工作中,一定要保持求真务实的作风,努力在求深、求实、求细、求准、求效上下工夫。“...

    行万里路 2020.11.10 0 250

    发布评论

    ainiaobaibaibaibaobaobeishangbishibizuichiguachijingchongjingdahaqiandaliandangaodw_dogedw_erhadw_miaodw_tuzidw_xiongmaodw_zhutouganbeigeiliguiguolaiguzhanghahahahashoushihaixiuhanheixianhenghorse2huaixiaohuatonghuaxinhufenjiayoujiyankeaikeliankouzhaokukuloukunkuxiaolandelinileimuliwulxhainiolxhlikelxhqiuguanzhulxhtouxiaolxhwahahalxhzanningwennonuokpinganqianqiaoqinqinquantouruoshayanshengbingshiwangshuaishuijiaosikaostar0star2star3taikaixintanshoutianpingtouxiaotuwabiweifengweiquweiwuweixiaowenhaowoshouwuxiangjixianhuaxiaoerbuyuxiaokuxiaoxinxinxinxinsuixixixuyeyinxianyinyueyouhenghengyuebingyueliangyunzanzhajizhongguozanzhoumazhuakuangzuohenghengzu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