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戏人生,游戏人生——我与蓝思科技(唐扬帆)——记录时代【第6期】

编者按:当下经济形势严峻,对于做不了事又不想做事的人冲击十分明显,在政府帮持下蓝思科技在全省范围内招聘,然而却依旧难以解决招工难的问题,90后这一代人,对工作是越来越挑了,当然这里头有一定的儿戏成分,但也有值得学习的游戏人生哲理。总之,不可否认的是,90后已经是这个社会的主力军,我们已经是不可替代的中间力量。本篇文章约12000字,分为十四个部分,细致描述了这一群体的现实状态和内心的向往与挣扎,没有大道理只有苦笑心酸的小故事,希望读者朋友一起见证记录这一被忽视的力量。

摘要:

1、村里的关怀

2、政府的关怀

3、无序的队伍

4、丰富的餐票

5、标准的晚餐

6、免费的住宿

7、由衷的对话

8、过早的真相

9、难忘的月晚

10、复杂的早晨

11、无声的面试

12、领导的沉默

13、最后的稻草

14、儿戏人生,游戏人生

………………分割线………………

正文:

村里的关怀

受新型冠状病毒的影响,今年的行情格外的严峻。

对企业来说,是招工困难,老员工不愿意冒险返厂,新员工又不愿意去新单位。对员工来说,是消息闭塞、选择困难,在“口罩社会”阶段,人与社会出现了无形的屏障。

春节期间,在一次闲聊的时候,我跟王童鞋说想出去找一份工作赚钱,于是王童鞋便给我介绍了很多企业,其中就包括了蓝思科技,这是我第一次接触蓝思科技。当时我并未放在心上,但很快我就再次接触到了这家公司。

那是一个中午,我们一家人围坐在桌前正吃着中午饭。

我爸爸跟我说:“村子里在招工,你有意向没有?”

我立即问道:“什么单位?”

我爸爸回复到:“蓝思科技,一家上市公司,要去的话要赶紧报名,有名额限制的。”

我想了想:“招什么岗位?”

我爸爸翻了翻手机:“我把村主任的电话给你,你跟他联系,想问什么就问清楚,有什么顾虑也提前说清楚。”

我简单的准备了一下,就接下来要问的问题打了个草稿,然后就拨通了电话。

“叔叔您好。”

“你是xxx,听你爸爸讲,你要找工作?”

“是的,我在找工作,我想问一下这里招的都是什么岗位。”

“你是大学毕业了吧,学的会计吗?”

“是的,学过的。”

“等会我发一张表格给你,你填好了就发给我。”

发过来的是一张图片,图片里的表格很简单,姓名、性别、年纪、家庭住址、学历。很快我便造好了表格,并发了过去,我想这应该是对我的一个小小考验吧。

转眼便又过去了两天,我爸爸跟我讲:“刚才村主任打电话过来,让你星期天去工人文化宫面试。”

我心里有点忐忑:“需要准备什么东西吗?”

“那他没说,应该是去了地方在填表格,你把身份证、毕业证都带好,待会我打电话再问问。”

中午饭过后,爸爸接了一个电话。“星期天的面试取消了。现在是报名的人统一到浏阳总部面试,你让你儿子星期天到工人文化宫集合,不要迟到。我帮他报了会计,你让他这两天在家里好好看看书,学习一下,不要刷手机了。”

下午,我接到一个电话。

“你好,是xxx吧,我是人社局的,你是要参加蓝思科技的招工吧。”

“是的。”

“你星期天上午9点在工人文化宫集合,我们到时统一坐车去浏阳。”

本着临时抱佛脚的想法,加深自己面试的自信心,我这两天真正的做到了深居简出,恶狠狠的补习了会计知识。

 

政府的关怀

很快便到了星期天,我早早的起了来。穿上衣服,看了看手机,现在才7点,街上只亮着几盏路灯,天光还不亮。匆匆的一番洗漱,看看手机,才7点10。我想现在过去似乎是太早了,便安心坐了下来玩起了手机。时间到了7点半,家里人都醒来了,妈妈在厨房给我煮鸡蛋吃,让我记得带上,反复说着早餐一定要吃,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爸爸问我“身份证带了吗,毕业证带了吗,复工证明带了吗,换洗衣服带了吗?证件给他们看看就好,不要被他们压下了”

工人文化宫热闹非凡,人山人海,像菜市场一样。广场上高挂着大红灯笼,扯着“欢送仪式”的横幅,几个工作人员组织大家排队、签字,整个现场一派欢庆的气氛。

我坐在一旁静静的等着,数着人数,不时往兜里掏出手机看看时间。时间过得很快、时间也过的很慢,不知不觉竟然到了10点钟。

没有多久队伍就开始出发了。测体温,看证件,查纹身,一切顺利,我登上了“觅职车”。上车时顺手拿了工作人员递过来的口罩,心想这服务真到位真贴心。车上并没有坐满,甚至并没有多少人,大家分散坐着,一个人坐两个位置,这待遇真是相当豪华了。

车辆缓缓的驶动了,带着几许期望和几许担忧开始了这段新旅程。

车上的时间异常的长,好几次我都觉得快到了,但总是让人失望、心烦意乱,渐渐的升起无力感。除了睡觉还是睡觉,窗外的风景如风,让人睡意深沉,眼皮控制不住的往下沉。

正当我无聊的在心里唱着“浏阳河,弯过了几道弯”,车子居然缓缓的停了下来。

 

无序的队伍

门很大,分成了两个部分,靠左边的扎了一个大棚,靠右边的则摆了一排的路锥,再往外则排了很多车,显得有些拥挤、有些乱。

我们刚下车,因为没找着“接头人”,大家就凑成一堆谈天说地。因为是同一个地方来的,相互之间也没有竞争关系,少了很多隔阂多了些同乡情谊,在异地他乡总不自主的就抱成团。你一句我一句好不热闹。

等了一会,就听到有人喊“零陵来的到我这里集合,排成两队”。我朝着发声的方向看去,是一个姑娘,带着口罩,面容看不见,但想来应该不差。虽然她很用心,也很用力,但并没什么人理她。大家继续聊自己的,相比起来还是聊天更有意思。

“没排好队,大家就在这里站着,不要进去了”!话音落下,大家便开始懒懒散散的排起队来了。

姑娘从随身的包包中拿出一张纸来,“大家把自己的姓名和联系方式填到这张表上,填完的往后传一下,大家加快一下速度,早些完成早些进去”。

因为我排在最后,所以趁着这会儿四处看了看,发现过来的人还真不少,一辆车接一辆车。大都是大巴车接送来的,还有些人是自己开车过来的,当然也有自己开车走的。有人加入自然有人离开。一个小姑娘从右边的路边人缝里中穿出来,右手拉着行李箱,左手提着编织袋,背后还背着一个双肩包,这分量明显有些重。我注视着她,直到她慢慢的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之外。

表格终于到了我的手上,三下五除二就完成了大名的书写。

正当我打算将表格传递给下一位时,过来了一个大兄弟“这表格是什么,我要填吗?”

“不需要。我们这都是一辆车的。”

“那我去哪里签这个表?”

“不知道,你去前面问问那个姑娘。”我只能把这个问题推给工作人员了。

终于我又再次听到那个姑娘的声音“大家都填好了吗,我这里怎么只填了30个人,还有谁没填?”大家下意识的安静了下来,但却没人回应,想必是都填了吧。

“待会公司会按照表上的顺序来分宿舍的,如果没有填就没有宿舍分配了,没填的吱个声。”

经过再三确认,人数终于对上了。姑娘便领着我们这两队人到了大棚的前面,继续排队。我前面是一个男生,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的年纪,个子很高,一张圆脸显得很憨实,背上背着一个双肩包,和登山包一样大,右边地上放着一个编织袋,顺着缝隙看去,里边好像是床单被褥。此时他正在跟跟前面的哥们聊着天:“你是谁让你来的?”

那哥们回到:“我伯伯让我来的”

样子憨实的男生说到:“我是舅舅介绍我来的,我是前天才知道这个事,本想着应付一声,结果昨天晚上打电话给我让我收拾东西来浏阳,搞得我晚上都没有睡好觉,现在我人过来了,等会看看是什么情况,如果不行我就走人,算对得起我舅舅了。”

我后面来了一个四五十岁模样的大姐。她胸前挂了一个卡片,上边写着个人信息,似乎是老员工,这时刚好前面的那个男生也看到了这个大姐,便问道:“姐姐,你是哪里人啊?”

“我是衡阳的。”

“你是老员工吗?”

“对啊。”

“你这么早过来有事情做吗?”

“工厂二月几号就开工了,有事情做的。

“你是做什么工种的,工资高不高啊”

“我就是普通操作工,工资每个月四五千吧。”

“每天上几个小时的班,累不累啊?”

“每天11个小时的班,赚钱肯定是有些累的。”

“我看网上写的写的都是8小时工作制,怎么要上11个小时的班啊?”

“我们的工资是按小时计算的,前面8小时是正常工作时间,一天做下来没多少钱。但后面的可以算加班工资,1.5倍,周末是2倍。”

“那一个小时多少钱?”

“前面8小时是80,后面加班就到了120,虽然累点,当时只要肯吃苦,工资五六千都没问题。”

“那每天做些什么事情呢”

“我是操作工,每天就那些事,你们年轻人上手肯定快。”

队伍慢慢就到了我们。工作人员左手拿着一个打印出来的二维码卡片,让我们用手机扫码。右手拿着一个测温枪,对着我们的额头扫。二维码上是什么东西我并不知道,因为前面几个人弄了半天没弄清楚,队伍就卡在这里没有前进。前面的工作人员就着了急,冲我们后面几个人大声喊道:“你们几个人过来。”于是我就跳过了扫码这一环节。

招呼我们过来的工作人员说道:“你身份证拿出来看看,最近有没有参加大型集会,有没有和湖北的人接触,你们那边有没有病例。”我一一回答之后,就看到他打开手机,点开一个软件,上边似乎可以查到这些信息。确定没有问题后,就给了我一张小纸条,上边写着我的名字和面试时间。

我通过的时候,那几个哥们还在原地“玩着手机”,看来我似乎占了好大的一个便宜。

出了大棚,就算是真正进了蓝思科技。前面有一排人,或站着或蹲着,仔细一看,都是先前通过的那些人,他们在路边聊着天,原来我们是一个整体!

带我们进来的那个姑娘手里拿着表格正在清点着人数,很敬业。

蓝思科技很大,道路都是四车道的,很宽敞。远处的楼房都是6层高,一栋挨着一栋,咋看很像大学校园。我们这支队伍跟着姑娘一直往前走,最后停在了一栋楼前面,上面写着“招聘中心”的字样。

本来前面是排着好些人的。“零陵来的齐了吗,齐了的话就直接进去吧。”一个穿着白色大衣,像医生模样的男子跟我们那个带队的小姑娘说。于是我们享受一次插队的特权。

按指令我们将行李放在了一旁的架子上,然后自行找位置坐了下来。椅背上贴了一张红纸,上边写着“……请隔开一个座位坐”。大家很自觉就坐好了,可能是因为有些累。小姑娘又拿出那张纸来,一个一个点名,好像是因为我们这边少了一个人。搞了半天终于弄清楚了,原来表上多出来的那个是冷水滩的,他现在找到自己的队伍了。

一个医生模样的人走了过来,手里拿着大喇叭,示意我们安静。

“大家从外地坐车来,想必现在已经很辛苦了,我长话短说,说完大家从我这里领票去吃晚饭。大家先把身份证交上来,我们给大家安排宿舍。因为今天时间已经很晚了,就不给大家安排面试了,大家今天晚上好好休息,明天早上8点再来这里。”

 

丰富的餐票

餐票就是一张纸,与其说是餐票,不如说是一张名片,让大家能更快认识公司的名片。上边既有标识显示这是餐票,也有公司的官网,还有一条“推荐有奖”的福利印在上边。

出门左拐,就是食堂,食堂和招聘中心原来是一栋楼,只是食堂在侧面,一般人还真不知道。

工作人员拿着一个小喷壶在门口站着,对我们说“进门要洗手”。

食堂很大,想必平常前来吃饭的肯定很多,但很多窗口都没有开。大家排了一只长长的队等着就餐。

晚饭看起来很不错。A套餐是青椒炒肉、腊肉、大白菜、烧茄子,B套餐是鱼、笋干炒肉、酸豆角(还有一个素菜,但我不记得了)。看到菜单的时候,我心里真的很欢喜,原来伙食有这么好,不敢置信!民以食为天,在这里工作应该会很幸福吧!

 

标准的晚餐

之前说到食堂饭菜丰富,就在准备取餐时,一个食堂工作人员拿着大喇叭,“注意了,我们食堂的套餐都是8块钱,拿票就餐的要补两块钱,可以现金也可以扫二维码。”我想不过是两块钱的事,就看这菜单——值。很快我就拿到了我的晚饭,原本我还在纠结该选哪一份呢,结果一切早已注定,大家都是一个菜。

食堂很空,除了我们这些新来的就没其他用餐的员工。所有的座位都被一块块的木板隔开,像极了私人豪华小套间。打上饭的时候我很开心,因为肚子最重要。华丽的外表不代表所有,看起来很可口的饭菜,却不好下口。我胡乱扒拉了两口,就算是解决了这餐晚饭,看着还留下大半的饭菜,真是可惜,阿弥陀佛,浪费浪费。

 

免费的住宿

吃完饭,大家陆陆续续回到了自己的位置,看起来大家的兴致都不高。没等多久工作人员便来了。每个人都领到了一张纸条,上边有自己的名字、宿舍楼号、床铺号。一番打听,原来大家都是一栋楼,甚至有些人住在同一个宿舍。纸条分发完毕,大家就跟着这两个工作人员前往宿舍楼。

说是宿舍楼,不如说是小区。蓝思科技所有的宿舍楼都分了区域,A、B、C、D、E、F、G总共七个区,每个区又有好几栋楼,而我被分到的是E8楼。进门的时候有门禁,因为有人带队,说明来由,很快便放了行,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到了楼下。带队的工作人员说“你们在这里等一下,不要乱走,我去拿钥匙,待会发给你们。”

没过几分钟,他便回来了。右手拿着一个扩音大喇叭,左手拎着一串钥匙链,上边圈着几十把钥匙。只看他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和一个对讲机,右手拿着对讲机,然后把喇叭别到右胳肢窝,左手大拇指和食指掐着纸,中指、无名指和小拇指紧紧攥成团——钥匙链便卡在这里。念到一个名字便过去一个,既要确认是否本人又要分发钥匙,忙的是手忙脚乱。但却并没有耽误多长时间,大家就拿到了钥匙。

我们的宿舍都在6楼,6楼说高不高,说矮也不矮,就是有些难爬,因为平时缺少锻炼,爬到4楼时,我就两腿发软走不动道了。眼见他们一个个都到了6楼,我心下发了狠,脚一跺,提起行李箱快步跟了上去。楼上很干净,跟我印象差不多,很像宿舍楼。宿舍是一排排过去的,门上写着宿舍号,我的宿舍是在走廊的另一边。宿舍门是开着的,进去一看,已经有两个人先到了。进门的右侧是个铁架子,上边摆了两个行李箱,左边则是上下两层的床铺,像这样的床铺总共有8个。这8个床铺有4个铺上了床单和被褥,另外4个则是光秃秃的,只垫了条凉席。8个床铺分成左右两边,其中右边6个,左边2个。我的床铺是5号位,是最里边的下铺,我很满意。屋内还有一排储物柜,有一些柜门上了锁——这是有主的,有些是吊在上边——占位置?我的床位就正对着这些储物柜,但现在上边却放上了两个行李箱。

我向那两个人询问道:“这是你们的行李箱吗?”

其中叫为壮实的回道:“是的,我以后就睡在这了。”

虽然床位被占有点不太开心,但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其实我比较认床,在陌生的环境不怎么能睡得着。闲来无事便四处看了看,整个宿舍被分了两个部分,前面一部分包括整个休息区,即摆放了床铺、储物柜和桌椅的区域。往后则是第二部分,有阳台、洗漱台、厕所。宿舍虽然不大,但作为日常休息的地方却是足够了。阳台上杂乱无章的摆放了很多桶子,红的、绿的,颜色各异,像山丛中开放的朵朵野花。靠近窗户的地方则晾着很多的衣服,密密麻麻,把夕阳的余辉都遮挡的严严实实,整个宿舍的衣服都挂在这里了吧。阳台的窗户大开着,通风透气。往外是铁丝网,而不是防盗网,显然是因为不需要。

宿舍里算不上干净整洁,勉强是个休息睡觉的地方。入眼处没有充电的插座,找了许久才在床底下找到了插线板。一个排插三个孔,但耐不住僧多粥少,霎时间就没有了多余的位置。

由衷的对话

“我们出去买生活用品,你去不去?”那个长得壮实的问我。

“我不知道能不能做下来,可能明天就走了,今天晚上将就一番,你们去买吧。”我回答说。

“怎么刚来就要走啊?”他惊讶的问。

“这跟我的预期不一样。”我淡淡的说。

“这里的环境确实没有家里好。那我们就先去了。”他安慰我道。

注视他们出门的时候,我发现原来进门的那张床铺上边还坐了一个人,便问道:“兄弟,他们出去买生活用品,你可以跟着一起去。”

我看他只是摇了摇头,并不回话,便没了继续下去的兴致。很快,他们便提着东西回来了。我凑近一看,只是一个桶、一个水杯、一把牙刷、一条毛巾,便问道“你们没买床单被褥吗?”

那个壮实的兄弟回道:“我觉得你说的有道理,明天再看看,这个工作究竟是什么样,然后再做决定。”

我们坐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会天,壮实一点的兄弟提议道:“我们出去逛一下吧,看看这里的环境怎么样?”

我自然是没什么问题,反正也没事,肚子还有点饿。出去的时候我们顺道向坐在上铺的哥们发出了邀请,但他只是摇头表示拒绝。

门禁很好过,我们跟门卫大哥说了一声就被放了行,我原本还担心要查证件。我们出门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路边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盏路灯,昏黄的灯光,就如同黑夜里飞舞的萤火虫,勉强指引前进的方向。路上并没有什么行人,在这样的环境里显得特别安静。园区很大,刚进来的时候只注意到了休息的宿舍,现在心情放松下来,四下看了看,发现原来还有很多其他有趣的设施,网吧、医院、超市、手机店、KTV…

在周围逛了逛,感觉有些饥饿,就提议去超市买些零食吃。超市门口有不少人,都带着口罩,找不到眼熟的人。进超市要量体温,这种方法没有别的含义,只是让大家知道周围的人没有得病,图个心安。

我们在超市里转了转,这里的商品普遍要比外边卖的贵,随便买了一些零食,就转身回宿舍了。按他们俩的说法是“自产自销、左手进右手出”。

 

过早的真相

回到宿舍,便看到他们拿出一副象棋,兵马士象的摆放起来。正当我准备拆零食的时候,门突然开了。一个个头不高、略显老成、穿着正式员工服装的走了进来,我正有些好奇还没转过弯来的时候,他就说了一声:“不好意思,我走错了。”

我想这应该就是厂里的老员工。

果不其然,他又返了回来,“咦,怎么有怎么多人,你们是新来的吗?”

我看那两个人正忙着下棋没空搭理他的话,坐在上铺的那个哥们显然也不想回答,我就接下了这个话茬“是啊,我们是一个地方的,今天刚到,这里是617号宿舍。”

“我看这么多陌生面孔,还以为是我走错了呢。”

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晚上8点钟多了。

我开口问道:“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不是早就下班了吗?”

他一边脱外套一边回到:“我加了一会班,所以现在才回来”

“我刚才出去的时候路上没多少人,是不是都在加班啊?”我问道。

“加班工资高啊,不加班怎么赚钱。没几个准时下班的。”他回答。

说话间,又进来两个人。其中一个走了过来,站在我身边,看着下象棋的两人,感叹了一句:“以前我也喜欢下象棋,现在找不到可以一起下的人了,没那个时间精力。”

为了更进一步的了解整个企业,我便跟这两个老员工闲聊了起来。从新型冠状病毒说到名山大川,从学生时代说到毕业工作。突然坐在一旁的老员工对一直未加入聊天的第三个人说:“你真是有一个好舅舅啊。”

“哪里,都是打工的命,而且他过的也不比我好,我现在正准备攒钱娶老婆呢。”

说到这,我便好奇的问道:“你今年多大,看起来很年轻啊。”

“二十了,我都出来工作四、五年了,家里一直催,我打算今年攒点钱明年找找看。”

“还有一个人怎么还没回来,做事这么拼?”我一看手机,已经11点多了,对一直空着的那个床铺略感好奇。

“那个人过年回去就没有再来了,宿舍就我们几个人。”

“我看床上还有被子,以为还有一个人呢。”

“他原本是打算过完年就来的,让我推荐他进厂,到时发下推荐费来,我们两个平分。但是现在他改主意不来了。”

这时,他们似乎注意到我们都没有铺床,便问道“你们晚上不睡吗,怎么连床单都没有?”

我并不准备如实的告诉他们我的想法,只能说“坐了一天的车,晚上睡不着。”……

 

难忘的月晚

月光皎洁如画,丝丝银光从悬挂的衣服间隙中泄露过来,夜已经深了。那三个老员工辛苦了一天,这份工作应该是很累的,沾床就睡着了,只听得呼噜震天响。坐在宿舍唯一的椅子上,抬头是美丽的月光,低头是更吸引人的手机,我想用这种方式打发漫漫长夜。我们几个新来的都没有休息。那两个人关系很好的睡在一张床上,虽然天气还不错,夜里并不怎么觉得冷,但硬邦邦的床确实不容易睡着。他们在床上翻来覆去,缩成一团,想找一个合适的入睡姿势。但明显并不好找,身下的床板似乎嵌了几千根钢针。我看在眼里,心里不由感到万分抱歉。

我决定拿出我的绅士风度来“那个床铺空着,你们把那床被子拿去睡吧。”

“没事,我们两个人靠着很暖和,你去那里睡吧。”

“你们不用担心我,我装备好,而且我早就习惯这样的生活了。”

“没事,我们还不是很困。”

“那我先睡了。”说完,我收起手机,双手环抱,眼皮一闭,开始幻想自己躺在舒适的床上。

过了一会,我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似乎是有人在走路,我想大概是去上厕所吧。坐了一会,我发现坐着确实睡不着,便准备换个姿势。我抬起头来发现他们已经睡着了,身上正盖着从别处“借”来的棉被,看脸上的表情似乎很舒服。

从行李箱中取出一卷纸巾,扯下两张盖在桌子上,直到面积足够我趴在这上边。趴在桌子上,细细闻来还有方便面的味道,还好我刚才吃的不是面,不然我真有可能会吐出来。因为没法适应这种味道,所以不管是用什么姿势都不舒服。

终于欲望打败了面子,我看大家都睡着了,也不会有人注意我的动作。在月光的指引下,我慢慢的摸索到床边,床上堆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随手就把它们推到了一边,睡觉的地方自然是宽敞些比较好。虽然晚上不怎么冷,但特殊时期绝不能掉以轻心,不能冻着,我从自己的行李箱里拿出两件毛衣,一件穿上。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把另一件毛衣枕在自己头下,又扭了扭腰肢活动活动筋骨,把自己的外衣整了整、捂的严严实实,免得晚上乱滚导致着凉。人一旦不矫情,什么都简单了,很快我便进入了梦乡。

“叮铃铃、叮铃铃”,睡梦中响起了闹铃声,我从上衣兜里掏出自己的手机,习惯性的在上边划拉了两下……铃声依然响个不停。不是我的手机?我睁开双眼,看着有些刺眼的手机屏幕,现在才6点钟!我四处瞧了瞧,没人起床?我是不是还没睡醒?

闹铃声中又响了两分钟。终于,上铺的哥们起床了。

正当我睡意渐浓的时候,“叮铃铃、叮铃铃”,这又是谁的闹钟?

这似乎是一种默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响一个闹钟,然后就会起来一个人。终于他们三个人都洗漱完成,相继出门了,我的手机铃声也在此时响了起来…

 

复杂的早晨

简单的洗漱了一番,便开始吃起了昨天晚上买回来的零食,垫垫有些空虚的肚子。

外边阳光很好,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收拾了一番心情,驱除掉昨夜的不开心,今天将会有一个新的开始。

往楼梯口走的时候,正经过一个宿舍,他们的房门开着,本着同乡的情谊上,便想叫上他们一同出发。往里一瞧,发现他们正在收拾行李,大包小包的已经收拾停当。我开口问道:“兄弟,你们收拾行李,是准备回家吗?”

“是啊,不做了”

“那等会我们一起买票回去吧。”

从宿舍楼出来,我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昨夜空空荡荡的路上现在居然人山人海,穿着统一的工装,显得非常精神干练,这是一个企业的组织力和凝聚力。混入这片蓝色海洋,我没有一丝兴奋感,反而感觉有些压抑,因为生活的压力而不得不服从安排,因为家人的期盼而不得不放弃选择的自由和对美的追求。

 

无声的面试

当我再次来到招聘中心的时候,前面又排起了长队。“昨天交了身份证的不用排队,直接进吧。”一个医生模样的对我们喊。于是我们又体验了一次插队的特权。

按照指示,我们找到昨天的位置坐下,然后静等下一步安排。相比昨天的激情澎湃,今天多了几分决绝。大家都在低声的交流着打听到的情报,可以时不时的听到“太坑了”、“做起有什么意思”的话语。“接下来我念名字,念到谁,谁就过来排队。”一个穿着白大褂、带着医用口罩,看不清模样的工作人员对我们说到。

我是第一批参加面试的。不同于以往经历的面试,这次面试是集体面试。十多个人坐在一个不足10平米的小空间里,显得有些压抑。大家按照面试官的要求,依次坐在长凳上。

面试官身前有个长桌子,上边放着几张纸,只听他说到:“接下来你们依次到我这边来,我问你们什么你们就回答什么。”

面试问题很简单:名字、年纪、学历、是否结婚、以前是做什么的。大都是小学文化,因此面试速度很快,很顺利的就完成了一半。直到遇到他。

面试官:“叫什么名字?”

他:…

面试官看了看表:“读过书吗?”

他:…

面试官写了两个字:“以前做过什么?”

他:…

面试官把笔往桌上一砸:“是不是不想做了?”

他:“是的”。

面试官:…

沉默了一会儿,面试官说到:“下一个,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人直接答道:“我不做了。”

面试官沉默了一会儿:“下一个,你呢?”

“我也不做了。”

我本去意已决,但还是想看看后续的剧情如何发展,结果现在看到这一溜的整齐队形,也不好意思“出轨”,便开口“我也不做了。”可以明显看到面试官的眉头皱了起来,但他却没有说什么。

“接下来,大家按次序过来签名,签完名,我给你们发身份证。”很快这个流程也结束了,面试官带头出了门,我们也跟着他出了面试室,就像是被牵住鼻子的牛。

 

领导的沉默

他来到一个窗口面前“签字留下的在这里排队拍照,要走的跟我进来。”于是我们分成了两支队伍,一支队伍拍照,一支队伍跟着他走。

只见他跟一个领导模样的女人说了几句,然后指着我们说:“他们不做了。”那个女领导走到我们面前,我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做坏事被老师抓住了。

“你们不想做了,有什么原因吗?”

第一个人回到:“你们给的工资太低”。

第二个人回到:“住宿条件太差”。

第三个人回到:“食堂的饭菜不好吃”。

第四个人回到:“工作太累”。

第五个人刚想回答,就被第一个人抢去了话题:“说那些有的没的,都没用,就是一句话,工资低了。”

……

气氛有些尴尬,女领导沉默了一会,然后对我们说到:“工资是可以涨的,你们先做两个月试试看,我们的接送车已经走了,你们现在回去也不方便。我们花钱把你们安全接到这里,又提前给你们安排面试,还让你们插队,可以说对你们很上心,你们再考虑考虑。”

第一个人说到:“莫说那些,你们工资本来就低,涨也涨不了多少。”

听到这话,我可以看到面试官是想说些什么的,但最后还是憋回去了。

又是一阵沉默,女领导问到:“那你们怎么回去呢,我们把你接到这来,要对你们负责。”

第一个人说到:“我们已经打电话给零陵方面负责的领导了,他让我们自己坐车回去。”

也许是责任心使然,女领导又问是哪位领导,我们便将出发时收到的卡片递给她,让她核对一下。

电话拨通“您好,我是蓝思科技招聘中心的xxx,是xxx主任吗。昨天我们接了些员工来,今天他们说要走,请问他们提前和你们打过招呼吗?”

……

电话结束,虽然不知道那边讲了什么,但可以知道,她不会阻拦我们了。身份证很快就发到了我们的手上。双方无言以对,拿下身份证我们就马不停蹄的出了招聘中心,返回宿舍楼。

 

最后的稻草

我原以为只需要拿上行李就可以风度翩翩的走人。等我收拾好行李时,我发现原来并不是这样。

因为速度手机电量并不多便贪心多充了一小会,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前面第一批人已经走了。原以为这一别就是永久,没想到很快便再次相遇。让我们相遇的不是这份同乡情谊,而是规则。进的此门容易,但想要离开——所有离开宿舍的都要开证明,他们就是回来让老员工签字办证明的。看着他们呼哧呼哧的往上爬楼梯,我不知是好笑还是好哭。

于是我提着行李箱就去宿管那里开证明,然后被告知要宿舍里的老员工签字,签完字再回来,才算完成手续。但是我们宿舍的老员工都出去了啊。人的智商在投机取巧方面是正无穷大的,问了问前面的那些人,知道只需随便找个人签字就好,等我总算完成这道手续的时候,发现那些人都在树荫下乘凉。我这才发觉自己后背已经湿透了。坐在树荫下才一小会,陆陆续续就回来不少人,一问就知道大家是一路人。后面拍完照就要体检,体检要收60块钱的体检费,他们就是在这一步下决心不做的。犹如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般。

 

儿戏人生,游戏人生

我们两车一共去了35人,加上前面走的那一批和后面来的那一批,算上来竟然有20多人。对此我不经有些不解,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我们离开呢?

企业主花了钱,却没招到工。求职者找到事,却花钱也要离开。这似乎是当今时代的常态,百姓就业难,企业招工难,这两难本不应该同时出现,却已成了我们时代特有的符号。像来参加面试仅为给舅舅面子的,像在面试中用无声回应的,还有像明知不做却仍然排队面试的,像明知自己没什么本领却想拿高薪的,诸如此类,如儿戏一般,儿戏的是自己的人生,是自己的年华。

当然,也有和我一样是来尝试、了解的,发现不如所愿,发现难以提高工资,发现自身能力配不上心中的理想,便迅速跳出舒适圈,学技术的学技术,进修的进修,考研的考研。我们这一代人,成长于网络端游的时代,我们在游戏里就悟透了一个哲理,那就是要想升级快、装备好,就绝不能停留在和你等级差不多的地图里刷怪,这样的地方虽然能让你得心应手,一切尽在掌握之中,但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却让你的排名逐步下滑。而那些经常组队刷副本的,一起组队到危险区练级的却越来越强,装备也越来越好。

这里所说的等级差不多区域就好比我们日常生活工作,平平淡淡,上手后便得心应手,而这里所说的副本就好比是学技术、进修、读研、攻博,而危险区就好比自己在日常生活中主动跳出舒适圈给自己某方面进行强化提升,而这里的的队友就是你研修过程结交的同伴,强化提升过程的战友。组队刷副本、练级,一路下来虽然辛苦,虽然累,却收获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和一身属于自己的本事,这就游戏人生的哲理。虽然我们现在过得很卑微,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工作,但只要我们执着于梦想,奋勇的前进,刷副本、大练级,一定能走出很远的距离,而这距离于那些安逸于新手村、舒适区的人来说,一定是可望不可及的。

岁月苦短,人生如梦,每一分每一秒都值得我们认真度过,儿戏人生是对人生最大的挥霍,绝不可取,绝不可学。冯唐易老,李广难封,每一年每一天都需要我们认真把握,游戏人生是对人生最好的进阶,深领其意,践乎于行,持之以恒,虽不能万事皆所愿,但定能今生真无悔!

(全文完)

编辑:小清

 


收藏(0)

    本文是潜心书院原创文章,转载需联系本站管理员授权。

    相关推荐

    “十年”之惑—【第23期】——记录时代

    “十年”之惑—【第23期】——记录时代

    转眼毕业就十年了,看着群里面聊天,像我一个喜欢凑热闹的人,却选择安静,不发声。本来身为一个本地人,其实很多事情还是可以提供一点助力的,但是某位同学的言论,让我觉得毫无意义。因为当你的好,被当做理所应当...

    记录时代 2021.08.31 4 194

    种子—记录时代【第21期】

    种子—记录时代【第21期】

    编者按:当下经济形势严峻,对于做不了事又不想做事的人冲击十分明显,在政府帮持下蓝思科技在全省范围内招聘,然而却依旧难以解决招工难的问题,...

    记录时代 2021.05.23 0 468

    发布评论

    ainiaobaibaibaibaobaobeishangbishibizuichiguachijingchongjingdahaqiandaliandangaodw_dogedw_erhadw_miaodw_tuzidw_xiongmaodw_zhutouganbeigeiliguiguolaiguzhanghahahahashoushihaixiuhanheixianhenghorse2huaixiaohuatonghuaxinhufenjiayoujiyankeaikeliankouzhaokukuloukunkuxiaolandelinileimuliwulxhainiolxhlikelxhqiuguanzhulxhtouxiaolxhwahahalxhzanningwennonuokpinganqianqiaoqinqinquantouruoshayanshengbingshiwangshuaishuijiaosikaostar0star2star3taikaixintanshoutianpingtouxiaotuwabiweifengweiquweiwuweixiaowenhaowoshouwuxiangjixianhuaxiaoerbuyuxiaokuxiaoxinxinxinxinsuixixixuyeyinxianyinyueyouhenghengyuebingyueliangyunzanzhajizhongguozanzhoumazhuakuangzuohenghengzu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