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奋斗之名 ——纪念我的高考十三周年

长沙,一个距离家乡永州332公里的省会城市。那一年,在拥挤脏乱的永州老火车站,安仔坐上北上的绿皮车,目送着火车徐徐离去,直到消失在视野尽头,我还怔怔地立在那儿,充满了向往,充满了失落。那一瞬间,真的好想好想一起随列车飞奔。当年,我的理想,神圣的理想,庄严的信念,就是有一天能够坐上火车去读大学。除此以外,别无他念。

十几年过去了,我还依然清晰记得那列火车的列次,没有任何字母,就是一组数字:5378,学生票12.5元。那是中国铁路上速度最慢的列车,最低级最便宜的列车。可在当年,在我眼里是最好最美最令人神往的列车,因为它连着梦想,连着希望。

u=316854497,1159142201&fm=26&gp=0.jpg

十三年前的今天,我在永州三中参加高考;十三年后的今天,我在长沙纪念我的高考十三周年,我们在这里缅怀青春年代,怀念那些一起追逐梦想的同学。

我们因青春之名,轻舞飞扬。

u=3223595457,1542483020&fm=26&gp=0.jpg

那一年,我们一个班100来人,挤在一块上课,每天上课就像是开大会。

那个懒洋洋却很聪明的小黄狗,总是歪着头充满好奇地缠着老狗打听,你究竟是八几年的?

那时候,一周“放风”半天,晚上还要自习。竟然没有觉着累。一年四季,都忘了那时的春天长啥样。

那时候,总也吃不饱。好大的香葱煎蛋饼,还没出锅就被一抢而光,下手慢了就没的吃。小翟跑的最快,抢得最凶。

那年冬天,有同学要风度不要温度,只穿一两件衣服,有个叫向阳(音)的同学最绝,下雪天穿单衣,就是山寨版的皇马队服。小翟和老狗逞能谁更潇洒,谁的衣服穿的更薄更少。

那时候,喜欢女孩是不敢在大庭广众下说的,而是卧谈会的经典话题。自然是单相思,自作多情,暗恋。我们很小就熟悉了“两面派”:课堂上只谈谁学习好,躲到寝室再谈喜欢谁不喜欢谁,大放厥词。

u=2191025676,3361857255&fm=26&gp=0.jpg

豪哥喜欢谈点爱情感想,评头论足谈味道。自认帅炸天的小翟,成天刘德华的歌声嘹亮,醉倒一大片,也恼火一大片。老狗和某某的“城南情事”,是不是还在城南的空气中徜徉?

那时候的五一假期,我们要回去插秧。国庆放假,要回去收稻子。可是,年复一年的劳动,多数家庭都很不富裕,很难供得起子女上学。

那一年,炒个菜区区两块钱,高档饭店“北方佬”三块钱,依然不敢放开吃喝。安仔收到湖南大学的通知书,我们一起在出租屋顶,看着满天星斗,满脑子想着怎样凑钱交学费。

那时候,看的是《半月谈》《环球时报》,谈的是朗布依埃、科索沃、伊拉克,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于我们,那是个物质贫乏,理想丰满的年代。

那时的青春,很穷,很苦,可是很多快乐,很多美好。

那年,青春年少,有挥霍不完的青春。

我们因奋斗之名,打一场高考的战争。

我们用青春的奋斗,打一场高考之战。

u=36407358,4083739109&fm=26&gp=0.jpg

科场如战场。高考是货真价实的战场,高考是每一个考生的决战。在中国读书,没经历高考的炮火硝烟,请不要说你经历过大场面。

高考前,看着黑板上一天天减少的倒计时数字,枕戈待旦,感受到大战来临前的窒息和兴奋。

每月考试一次,每周考试一次,多少套模拟试卷,为高考奠基祭旗?无数个夜晚,我在孤身一人挑灯夜战。埋头苦做数学48套,竟然从一道道虐心的数学中,找到了些许征服的乐趣。

既是战争,必然残酷惨烈。人只有战胜自己,才能赢得战争。高考很难,原因很复杂,不喜欢不用功,害怕恐惧,不一而足;高考很简单,就是锚定目标,克制欲望,全神贯注。

坚定的精神意志,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决绝勇气,一年如一日的努力,高考就在脚下,必然可以战而胜之。

为了高考,我拼了。光明与暗淡交织的考试,喜悦和难过混合的味道,点滴入心。在一场愁云惨淡的考试之后,和一样忧心忡忡的豪哥,用了整整一个通宵,一路从学校走到邻近城市。眼见浩瀚江水轻轻拍打月光下的小木船,周围万籁俱寂,内心自由安详,毫无牵挂,真是黄金时刻。不由得心想,没有高考多好。彼时,距高考只有两三个月的时间。

有的同学平时成绩优异,一到高考一溃千里,这就是镇不住心魔。有的同学平时成绩一般,高考突然爆发,这就是战争型的性格。有的同学平稳发挥,这就是水到渠成。

周君曾说,如果高考都不怕,又有什么值得害怕呢?

不惟高考,世间万事又何尝不是这样呢?人要有意志、有人格。打一场笃定的战争,就是考验意志、升华人格。

征服高考,再来吐槽高考更有说服力。如果选择投降,请绕道。

高考考场,我是一名战士,英勇拼杀,没有输给自己。

u=1257968754,2905905523&fm=26&gp=0.jpg

我们因家国之名,吹响继续奋斗的号角。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这是中国士大夫的家国情怀。这个年代,谈情怀如此奢侈。而没有理想和情怀,世界又会何等无趣?仰望星空,见浩瀚宇宙;胸怀苍生,叹穷年黎元。

我们不因自身卑微而妄自菲薄,不因身处高位而妄自尊大。脚踏沧桑古国的土地,悲悯人生世事的变幻。

生一千次,死一千次,我们依然深爱这片坚实的土地。

每一个人,对这片土地都负有一份沉重的责任。

u=1249297148,2193286195&fm=26&gp=0.jpg

十三年过去了,我们认识到,高考是人生的一个阶段,而非目标。

十三年过去了,我们青春渐逝,面对生活现实,依然要有理想。

十三年过去了,我们或者不尽人意,或者春风得意。

十三年过去了,我们是否记得青春年少的万丈雄心,我们曾经许下的旦旦誓言?还是失去目标的焦虑茫然,随波逐流?

我们是否还有一颗赤子般的初心,向着日月,向着理想,矢志不渝?



笔落2017年6月9日

收藏(0)

    本文是潜心书院原创文章,转载需联系本站管理员授权。

    相关推荐

    温饱沧桑念袁公

    温饱沧桑念袁公

    长沙,一个距离家乡永州332公里的省会城市。那一年,在拥挤脏乱的永州老火车站,安仔坐上北上的绿皮车,目送着火车徐徐离去,直到消失在视野尽...

    蒋新朝专栏 2021.06.02 0 109

    再会,兄弟们

    再会,兄弟们

    长沙,一个距离家乡永州332公里的省会城市。那一年,在拥挤脏乱的永州老火车站,安仔坐上北上的绿皮车,目送着火车徐徐离去,直到消失在视野尽...

    蒋新朝专栏 2021.05.16 0 167

    一盒东安鸡——蒋新朝专栏

    一盒东安鸡——蒋新朝专栏

    长沙,一个距离家乡永州332公里的省会城市。那一年,在拥挤脏乱的永州老火车站,安仔坐上北上的绿皮车,目送着火车徐徐离去,直到消失在视野尽...

    蒋新朝专栏 2021.05.16 0 191

    清明忆,最忆是乡愁

    清明忆,最忆是乡愁

     每年,走过这里的山山水水。此处是池塘,彼处是水田,远处近处的山山岭岭,山水田错落纵横,就是这片小小的天地,走路不过十来分钟,跑步不过几分钟,寄托了童年少年青年的二十年,寄托了父辈祖辈的一生...

    蒋新朝专栏 2021.04.06 0 202

    春到神州

    春到神州

    长沙,一个距离家乡永州332公里的省会城市。那一年,在拥挤脏乱的永州老火车站,安仔坐上北上的绿皮车,目送着火车徐徐离去,直到消失在视野尽...

    蒋新朝专栏 2021.03.07 0 180

    评论列表
    作者写出来那个年代的画面。
    2021-08-03 17:04:45 回复

    ainiaobaibaibaibaobaobeishangbishibizuichiguachijingchongjingdahaqiandaliandangaodw_dogedw_erhadw_miaodw_tuzidw_xiongmaodw_zhutouganbeigeiliguiguolaiguzhanghahahahashoushihaixiuhanheixianhenghorse2huaixiaohuatonghuaxinhufenjiayoujiyankeaikeliankouzhaokukuloukunkuxiaolandelinileimuliwulxhainiolxhlikelxhqiuguanzhulxhtouxiaolxhwahahalxhzanningwennonuokpinganqianqiaoqinqinquantouruoshayanshengbingshiwangshuaishuijiaosikaostar0star2star3taikaixintanshoutianpingtouxiaotuwabiweifengweiquweiwuweixiaowenhaowoshouwuxiangjixianhuaxiaoerbuyuxiaokuxiaoxinxinxinxinsuixixixuyeyinxianyinyueyouhenghengyuebingyueliangyunzanzhajizhongguozanzhoumazhuakuangzuohenghengzu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