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相难看 不见兔子不撒鹰—记录时代【20期】

吃相难看,不见兔子不撒鹰

 作者:湘资沅澧


某日,我到某区局办理业务,与其说是办理业务,倒不如是履行程序。

因为我们一个项目的技术复核的咨询费,根据优化营商环境的改革,均由项目所在地的区财政买单、统一支付。而做技术复核的单位是国有事业单位,等于说“将左手的钱,挪至右手上面来”。如此以来,项目的建设方(投资方)会减少一笔前期投入的资金,投资建设积极性会高一点,某种程度上,政府确实少收了一笔钱,营商环境确实会好一些。

但是,某些吃相难看的工作人员,却将这利国利民的政策,演变成“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吃、拿、卡、要”!

该区局位于老城区,车位极其有限,我临时停在路边,放上挪车电话,找了半刻钟才发现办公楼的入口,问了三间办公室,终于找到业务办理对口科室。进去之后,我表明身份、说明来意,将文件拿出来请他们盖个章,以便我顺路到区财政局把章子盖了。



该科室负责人拿着文件看了一看,说:“这个项目他们怎么不知道?”

我心想:这个项目还没到告知属地业务主管部门的时候呢。

我回答:“我手机里有立项文件,还有常务副市长的签字,上面还有批示呢。”

该科室负责人:“你是施工单位的,还是中介公司的?”

我心想:你要是仔细看了文件,这项目都还没审批完,怎么有实施单位呢?

我回答:“我是某公益单位的工作人员,主要负责基础设施建设工作,不是施工和中介代办企业的。”

该科室负责人:“这个我们还要汇报副局长、还有局长。看能不能签。”

我心想:就两千来块钱,还需这么麻烦,明明我在下面办公室已经问好了,就是你们科室盖章就行。

我回答:“这个项目市里面非常重视,要我们抓紧把手续跑完,尽早实施......”

我还没说完,该科室负责人就拿着包出去了,我知道,他是想“跑路”。于是,我问另一个工作人员:“现在该咋搞?”他指了指该科室负责人的位置,说:“怎么搞,还是看他。”这位工作人员看项目文件看得很仔细,了解到这个项目还是有“来头”的,也是一个公益性项目,对我的语气明显好转。就在这个时候,我电话响了,接通后的声音很熟悉,让我去挪车。

下楼后,我发现让我挪车的是该科室负责人。我以为的是挪车,其实并非仅仅挪车。我以为他要出去,结果我挪完车之后,他把车换了一个地方继续停着,停完后跑到我车门前,好像要和我说些什么。



此时,我正给该区局的市局下设事业单位打了电话,我问他们:“区局他们是不是真的不知道,有这个职责?”

那边告诉我:“他们肯定知道的,他们要是实在不盖章,就给市局分管科室的负责人打个电话,让区局这边接一下电话就行。”

我下车后,问该科室负责人:“说XXX(市局分管该科室负责人)你认识吧?”

他回答:“认识啊。”

我说:“我给他打个电话,让他和你说一下这个项目的情况吧。”

他说:“不用打,不用打。”

我开了根烟递给他,说:“那就帮我们盖个章咯。”

他说:“你们出来办事有办公经费吗,比如烟什么的?”

我心想:现在节俭三公开支,出来办事,私车当公车用,交通补贴报销程序繁琐,市区内办事连餐补都没有,还想有烟?就算买烟也不能按买烟来报销,很麻烦。但他这么说的意思估计是想要烟了。

我回答:“要多少烟啊?应该是有的,我待会回去拿。”

他说:“我,我科室一个,副局,局长,盖章的一个,大概四五个人吧。”

我心想:这是赤裸裸的“要”啊!这些年,我代表单位到过省厅办事、到过市局办事,也和县区局打过交道,也因为感谢送过一些礼品,但是都是出于感谢,是主动的,是发自内心的。大部分开支单位上还是给如实解决,有的是零星琐碎就没当回事了,总之这个过程是愉快的,是没有什么压力的,更没有什么思想上的负担。但是这算什么,你帮我们解决什么问题了,两千多的转移支付是你费劲争取的,还是我们真的差这两千块?再者说,你们正科级单位,既不能业务上管辖,也不能在级别上、话语权上压制我们单位。你们还想“教我们做事”?

我回答:“四、五个是四、五条吗?”(心理默认和天下)

他说:“诶,要不了那么多吧?你是施工单位的吗?”(见我出手客气)

我回答:“以后项目还要烦请你们过来放线、验线呢。我不是施工单位的。”(想用一条买个“月票”)

他说:“这次每人一包几十块的烟就好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你车上现在有烟吗?”(估计不想卖“月票”)

我心想:车里的确有几包中华烟,如果我代表企业,我肯定立马给了,反正被这些机关干部欺负惯了。但是我代表着是公益事业的项目,代表着公益性、共享性,就算有,就算要给也不能现在给!这关系到单位形象,单位面子!这也关系到公益项目资金是否完全用于公益事业。

我回答:“现在没有,我得先回去拿,下午再过来吧。”

他说:“好,领烟的时候,你和你们领导说,我们为你们省了钱,原来没改革的时候,这些技术复核费是你们自己出的,现在都是我们帮你们出了。你们项目竣工测量费用要好几万,到时候我们又可以帮你们省了 。”

我心想:这又不是你们买单的,是市政府优化营商环境的政策统一买单。

我回答:“好的,知道了,我先回去。”

见我准备上车,他把着我的车窗沿,“好心”的交代我:“你回单位领烟的时候,多领两包,留着给自己。”

我向他招了招手,表示再见。



在返程的路上,我一直在思考“营商环境”这四个字。优化营商环境,推进一网通办,还是很有必要的。这帮子人,真的是被施工单位、监理单位、设计单位、房产开发单位“贡养”惯了,根本没有什么大局意识,更别谈什么理想情怀了,就是要“要”,没“要”到就微笑拖延,对辖区内的建设事业不上心。“门好进、脸好看、事情照样难办”,说的就是这样的困境。

回到办公室,我向主管领导如实汇报,领导很震惊也很生气,震惊的是现在这种形势下,还有这么主动粗暴的“要”,吃相相当之难看;生气的是一个正科级单位伸手向我们公益单位“要”,某种程度上是对我们的“侮辱”、“欺负”,也是对公益事业的不屑。要知道,以后还有项目需要他们配合,今天我们被欺负一次,以后次次要被欺负。

因此,有同事提出将此事向有关部门举报,要“死磕”到底,并且该同事曾今就因为私事将这个单位进行了举报,该单位的工作人员从举报前的推诿扯皮,到后来转变为悉心关照,也就找到相关渠道上传了证据材料后的几天时间。当然也有同志提出,太过于较真、认死理,既浪费公共资源,又不利于公对公的友好关系,即便本次出了气,也很难改变这样的营商环境。经过商讨,我们还是选择“以和为贵”,很多时候放下一些事,向后退一步,便是海阔天空,而“吃相难看”者不断吃拿卡要,寸步必争,迟早会落入万丈深渊。



这万丈深渊,虽然说是自己一手酿成,但更多的还是体制机制所致和现实环境迫。这就好比公安、发改、住建、应急(安监)、自规等实权部门容易出现“前腐后继”,而一些宣传、统战、法检、组织等部门很难出现“老虎苍蝇”。前者工作环境具有突发性或者复杂性,工作流程具有可操作性,执法者自由裁量权大,基层执法人员多晋升难,最重要的是所服务对象具有一定的效益和产值,这些为权力寻租留下了天然的土壤。后者工作环境相对有标准,工作流程更为严谨,个人自由裁量权小,内部监督多,职业晋升天花板高,并且服务对象大多不产生效益。

加之组织的权力制衡,对外有实权则在组织内部的地位就会低,比如前者虽然在外部人看来是很有实权,但在党政内部组织机构话语权很低,常常被内部人士“瞧不起”,人事晋升没有常委挂帅,晋升往往要走“野路子”,绩效考核纷纷往后靠,明面收入要低于后者。在这样的情况下,前者很多步入工作岗位的理想青年痛恨吃相难看,而不得不被孤立边缘;有的反感吃相难看,而不得不吃相难看;有的享受吃相难看,而不得不坠入万丈深渊,无法继续吃相难看......





注:本文对话细节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收藏(0)

    本文是潜心书院原创文章,转载需联系本站管理员授权。

    相关推荐

    “十年”之惑—【第23期】——记录时代

    “十年”之惑—【第23期】——记录时代

    转眼毕业就十年了,看着群里面聊天,像我一个喜欢凑热闹的人,却选择安静,不发声。本来身为一个本地人,其实很多事情还是可以提供一点助力的,但是某位同学的言论,让我觉得毫无意义。因为当你的好,被当做理所应当...

    记录时代 2021.08.31 4 194

    发布评论

    ainiaobaibaibaibaobaobeishangbishibizuichiguachijingchongjingdahaqiandaliandangaodw_dogedw_erhadw_miaodw_tuzidw_xiongmaodw_zhutouganbeigeiliguiguolaiguzhanghahahahashoushihaixiuhanheixianhenghorse2huaixiaohuatonghuaxinhufenjiayoujiyankeaikeliankouzhaokukuloukunkuxiaolandelinileimuliwulxhainiolxhlikelxhqiuguanzhulxhtouxiaolxhwahahalxhzanningwennonuokpinganqianqiaoqinqinquantouruoshayanshengbingshiwangshuaishuijiaosikaostar0star2star3taikaixintanshoutianpingtouxiaotuwabiweifengweiquweiwuweixiaowenhaowoshouwuxiangjixianhuaxiaoerbuyuxiaokuxiaoxinxinxinxinsuixixixuyeyinxianyinyueyouhenghengyuebingyueliangyunzanzhajizhongguozanzhoumazhuakuangzuohenghengzu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