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三春社,与油炸粑粑有关的回忆

///


3/25  2020

湖南 永州



与油炸粑粑

有关的记忆


春入平原荠菜花,新耕雨后落群鸦。——辛弃疾
明天就是三月三了。于我而言,三月三,最好的回忆,不是荠菜花煮的鸡蛋有多美味,而是父母从社上买回来的那一串串裹满芝麻的金黄金黄的油炸粑粑,至今回忆起来,咬在口中的那种幸福感是后来吃很多很多东西都没有的。

于是,幼时的光景又重现在眼前。

我的老家周围是一山放出还有一山拦,青山绵延的没有尽头,所以名字也很通俗易懂,就叫排龙山。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屋后的那一大片原始森林就是我们村重要的经济来源。

每年冬天,农闲时分,村干部们根据村里的人头数,到山上去选一些树标上记号,以斤来计算,比如一个人分5斤。然后就把差不多大小的树标上2斤、3斤的数字,然后组织全村人来抽钩,抽到哪个钩就砍哪棵树。

大家把树砍回来以后,把笔直的、质地比较好的树锯成一段一段的,放在家里收藏好,其他质地不好的歪瓜劣枣,就自行处理掉,烧成木炭以备天冷时御寒,或者直接当柴火烧掉。

过完年不多久,春耕开始前,家家户户都开始忙活了,那些刻意选出来的树被做成扁担、锄头把等工具,为三月三赶社做准备。

村里的男人们不管有没有手艺,那时都必须要自己动手了,锯子,刨子,斧头,该用上的都要用上。每天天没亮,他们就开始起来做木工了,用斧头把木头劈成一块一块的,再用墨汁弹一弹,目测一下木料是否直,然后用刨子把粗胚刨匀称,这样,一根根扁担、一个个锄头把、铁锹把就出来了。

这些做好的木工就放在边上,因为有些树干是有节的,或者是有虫印子,坑坑洼洼,影响美观。那剩下的就是女人和小孩的事了,他们拿着破瓦片,在扁担上一层层的刮,其实就相当于现在的磨砂吧,使那些东西看起来更加光滑细腻一点,也可以让它们卖个好价钱。

就这样,一直做到三月三的头一天晚上,家里扁担、锄头把之类的东西多的,就开始打捆捆好,家里人看着一捆捆做好的农具放在那里,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期待的着用这些货物,可以换回一些钱或者其他急需的东西。

三月三那天凌晨,小孩子还在甜美梦乡的时候,父母们早已挑着那一捆捆希望出门去了。赶社的地方在镇上,离我们家很远,步行要三四个小时,更何况还挑了那么重的担子。

那几乎是全镇人民一年一度的大型农产品交易市场,每家每户都翻箱倒柜的想倒腾一些东西出来卖,卖总比买要好一些的,因为最起码还可以赚点钱,哪怕那点钱只能买一包盐。

大人们期望着这一天生意好,挑过去的东西都能卖个好价钱,而小孩子们又是怎么样的期待这样一天呢?

早上父母出门的时候孩子们不知道,但是家里的老人会告诉孩子说你爹妈出去赶社了啊,晚上会给你们买东西回来吃的,那一句话“买东西回来给你们吃”从老人们口中说出来,在小孩子的心里激起了层层波澜。

于是一直等啊盼啊,中午连饭都不想吃,想着如果吃了饭,他们买回来的糖吃不下了可怎么办。

就这样,一天好像变的特别漫长,好不容易挨到天快黑了,孩子们就都成群结队的站在马路边等着了,从天未黑等到天黑,可是还是没有大人们的身影啊。又过了好长一段时间,天已经彻底黑了,田野里的青蛙都开始呱呱呱的叫起来了,虫子们也都出来了,终于听到熟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从来没有哪一刻觉得大人们的声音是那么动听悦耳的,于是孩子们就争先恐后的喊“爸爸”“妈妈”,那头应的声音也是此起彼伏……这一天漫长的等待终于结束了。

大人们领着各自的孩子回家了,回到家坐下来跟家里的老人家唠唠嗑,就说今天的生意如何以及赶社的一些见闻。小孩子们早就迫不及待地开始翻东西。

记得最深的就是那一串一串裹了芝麻的油炸粑粑,真的是人间美味啊,油炸粑粑有很多花样,有一串一串的,有绕成一个圈的,有大的,有小的,每一个都泛着金黄,每一个都让人流口水。

于是,家里年龄稍微大一点的孩子开始充当分配的角色,先数清楚一共有多少个油炸粑粑,再数数家里一共有多少个人,最后再把粑粑的数量除以人数,得出最终每个人可以分到的粑粑数量。

而这时,爸爸妈妈都会异口同声的说:我们早在赶社的时候吃过了,那时刚出锅,滚烫滚烫的更好吃,而家里的老人们则说哎呀,那东西太甜了,吃了堵心。就这样,那些分好的油炸粑粑,也就全数落入小孩子的口里了。

孩子们如品尝人间美味一样的,吃了几个以后,就数数身边的兄弟姊妹们的粑粑数量,如果他们比自己的多,就先停一下,巴望着他们吃快点,怕等下自己吃完了,他们还有,就只有羡慕的份了!

大人们边看着孩子们吃,边扯着家常,心想着等这些孩子长大了,生活就会好起来的。孩子们没有注意到他们的眼神,因为他们心中只有油炸粑粑了。

就这样,吃吃停停,三月三,过去了;于是,就开始期待下一个三月三了;就这样,在一个又一个期待中,孩子们长大了,大人们变老了,老人们很多都不在了,糖油粑粑也不再有那么好吃了。

写到这里,便觉得那仿佛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转念又觉得近在眼前,毕竟那些画面历历在目。我仿佛看到父母挑着扁担去赶社,仿佛看见我和姐姐们站在马路上等父母回来,仿佛看到大姐正在给我和二姐分油炸粑粑,不过雷打不动,第一口,大姐总是要给妈妈吃的。

成长是必定逃不掉的,只愿在成长的路上,我们能一直记得,我们肩上背负着什么,是从哪里出发的。不忘来时的路,便是走的再远也不怕!


收藏(0)

    本文是潜心书院原创文章,转载需联系本站管理员授权。

    相关推荐

    听雨

    听雨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近来,台风过境,江南多雨,狂风暴雨的夜,我总会陷入沉思。记起年幼时,双...

    晓言谈 2021.08.31 0 93

    停电

    停电

    晚上7点多开始,大半个城市停了电,好像人的心脏突然停止了跳动,秋老虎的余热犹未散去,出来纳凉的人多了许多。崽崽白天没睡,这会不管天气再热,他也沉沉睡去,我充当着电风扇的功能,摇着一张硬纸壳。夜色安静了...

    晓言谈 2021.08.31 0 62

    古诗里见父母之爱子

    古诗里见父母之爱子

    ///3/25  2020湖南 永州与油炸粑粑有关的记忆春入平原荠菜花,新耕雨后落群鸦。——辛弃疾 明天就是三月三了。于我而言...

    晓言谈 2021.06.02 0 154

    人在独处时

    人在独处时

    入了夜,莫名的声音在耳边回旋。不止一种,有的近在咫尺,有的仿佛从遥远的天边传来,拿我的耳朵当回音谷。近处的是微风吹过窗台,水壶里开水的沸腾声,吱吱的响,开水和冷水永远有两种声音,开水的声音柔和,冷水的...

    晓言谈 2021.04.06 0 225

    一别两宽,相忘江湖——晓言谈

    一别两宽,相忘江湖——晓言谈

     “亲爱的欢儿:见你的时候,远比不上分别的时候多,于是,爱你的时间,远比看着你的时间多。这是我的痛苦,却也是我的幸福。因为相濡以沫的情人,总要担心他们之间的情感越来越稀薄,我却可以庆幸,我爱...

    晓言谈 2021.03.12 3 456

    发布评论

    ainiaobaibaibaibaobaobeishangbishibizuichiguachijingchongjingdahaqiandaliandangaodw_dogedw_erhadw_miaodw_tuzidw_xiongmaodw_zhutouganbeigeiliguiguolaiguzhanghahahahashoushihaixiuhanheixianhenghorse2huaixiaohuatonghuaxinhufenjiayoujiyankeaikeliankouzhaokukuloukunkuxiaolandelinileimuliwulxhainiolxhlikelxhqiuguanzhulxhtouxiaolxhwahahalxhzanningwennonuokpinganqianqiaoqinqinquantouruoshayanshengbingshiwangshuaishuijiaosikaostar0star2star3taikaixintanshoutianpingtouxiaotuwabiweifengweiquweiwuweixiaowenhaowoshouwuxiangjixianhuaxiaoerbuyuxiaokuxiaoxinxinxinxinsuixixixuyeyinxianyinyueyouhenghengyuebingyueliangyunzanzhajizhongguozanzhoumazhuakuangzuohenghengzuo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