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名山岭——致我们的十年(作者:王智勇)——记录时代【第1期】

此文谨献给美丽而神圣的名山岭,也献给属于我们的十年。全文2400字,阅读全文约需6分钟。     

前几日,和潜心书院几位童鞋一起爬名山岭,接着几日,就是与朋友碰面促膝长谈,听了不少大家最近的故事,独处之余,也将自己心情和思路捋了捋,不禁感叹:十年,真是弹指一挥间!

名山岭,是永州零陵四大名山之一,位于黄田铺镇与珠山镇的中间位置,也在322国道的南侧,非本地人可能听起有些陌生,但对于附近几个乡镇的人来说,名山岭不仅仅是一座山一座岭,一个地标,更是一种信仰

名山岭海拔不高,约150米左右,但与周边环绕它的丘陵山岭们对比起来,其高度可谓是鹤立鸡群。在民间有这么一个故事:名山岭山下有一位神童,算数十分了得,有一天他在名山岭山顶放羊,一个仙人从天而降,给他出了一个考题,你看目及之内,有多少座山呀?神童心想这算哪门子题目,数了三遍,就回答71座。仙人听后摇摇头,说:“你再数数”。神童又数了三遍,说:“还是71座呀”。仙人笑了笑:“你还神童,你自己坐着的这座山,难道不算吗?”神童默然……

当时,听长辈们讲述这个故事,只是觉得这个神童不过就是一个饭桶,现在仔细品味这个故事,却意味深长,我们在人生道路上,往往会这山望着那山高,不满足于现状,对自己已经拥有的却浑然不觉,忽视了托起自己的那份力量。

2月18日下午,我们驱车前往名山岭,名山岭是一座石灰岩石山,东西走向,由主岭和辅岭组成,西边的辅岭已被采石场挖开了一半,里面的溶洞敞露在空气里,而东边的主岭保存完好,未被破坏。我们决定放弃先登辅岭,从辅岭转上主岭的路线,而是直接从主岭麓脚直接开路登顶。

我们绕行至主岭东麓,想找“老路”登顶,却发现此处麓脚垂直而上,无徒手攀登的可能,却有装备攀岩的天然条件。因此,我们绕道主岭东南麓脚,发现,此处水草比北边麓脚丰茂,有牛羊痕迹,且麓脚坡道略缓,只是草木丰茂,需砍路而上,好在我们中午就磨好了柴刀,此时向睿担当起开路先锋。

在开路先锋的奋力开拓一下,我们从灌木丛沿石而上,步行登至一片毛竹林,我们稍作休息,从背包里取出美国青豆、水等物资进行能量补充,因为等待着我们的是主岭的第一台阶。第一台阶是一条土山脊,坡度与地面约60度,长度约6米,无明显着力点。开路先锋一手抓住竹子,一手用柴刀在土山脊上凿出一个个台阶,由于后面队员渴望前面在干什么,挤在第一台阶的下面静静等待,被凿出的台阶土时不时滚下来,左躲又躲,成了那将近二十分钟的唯一的调剂。

登上“第一台阶”后,有一块巨石,站在巨石上往下望,此时周围山岭已尽在其下,再往上走,就是一片藤蔓区域,开路任务更为艰巨,就在此时,前方传来消息,柴刀断了,其刀把连根折断,没有了柴刀,面对这一连片的藤蔓只能“顺势而钻”,一路钻至“第二台阶”,第二台阶,为土山脊,山脊无着力点,与水平面垂直近90度,其上有一丛拱形藤蔓,空间极小,人只能贴着山脊,拉着藤蔓慢慢挪上去,如果背包而上,背包就会被藤蔓缠住,进退两难,必须先把包举上去,上面接应后,人再往上攀爬。过了第二台阶,就是藤蔓区的后半程,只需要我们拉好藤蔓,顺石借力而上。

 

当我们攀缘至藤蔓区末端,我们以为爬上去就要到顶了,爬上去才发现,面对我们的是一片慈孝竹林,此时已近下午四点,我们已攀爬了两个半小时,面对顶峰近在咫尺,却似远在天边,因为这片竹林地势平,杆茎虽小,但密度十分之大,断把的柴刀,天黑前也砍不出一条路,此时后勤物资组唐扬帆有些心情欠佳,他背包一路上来,其皮肤经过藤蔓区之后已红白相映。

此时能否顺利上山,责任全部压在开路先锋组,此时向睿突然跃起,用身体的重力势能压开一条前行的道路。过了慈孝竹林,就是黄竹林,黄竹林顺着山脊谷生长,我们涉山脊谷,拉着黄竹攀缘而上,到达“第三台阶”,攀上第三台阶的路线有两条,一条是直接拉着藤蔓树枝绕行而上,另一条是从第三台阶下的溶洞往上钻,直接到达第三台阶的观景台,登上观景台,一阵清新的空气拂面而来,站在此处,往远方眺望,七十一座岭尽收眼底。

往上看,还有一个大台阶,台阶下长满了慈孝竹林,因为此时已下午四点半,上山已三小时,考虑到返程天色已晚,便放弃登顶,趁着光亮赶紧下山。下山比上山快了许多,因为路都拓成形了,我们之前上山,还是沿了部分“老路”,也算是踩在半个巨人肩上看世界吧,这一次,我们又将其开拓了一番,也为后面的登山者留下点帮助或指引,这也是人类之所以生生不息的智慧。50分钟后,便到达麓脚,我们找到一家军属家庭门前水井,擦拭了一身的尘土。这个军属之家,坐落在名山岭主岭东麓正下方,估计已无人长期居住,虽然有生活用品的痕迹,但也挡住不住整个房子的颓然之势,唯有光荣军属的牌子,熠熠生辉。

 

擦拭完毕,我们驱车离开,望着渐行渐远的名山岭,除了有一丝征服的满足感,更多的是在这一过程中,明白了个人之渺小,自然之无限,团队之伟大。而时间,就是这一切见证者、促进者、决定者。

十年,是真正认识名山岭的时间长度。曾今我不知有多少次,想攀登上去,一览众山,却因无能力、无条件、无团队延期至此。

十年,是我们真正相识的时间长度。我们从地沟油餐馆走到了家宴的餐桌,我们从课堂走向大自然、走向工作岗位,我们从青春懵懂、青春年少走向知心知己、童鞋同伴。

十年,是名山岭迅速发展的十年。从单靠农业和采石为主要生产模式,转变为规模化的油茶种植,以及兼具产业融合的特性的桃子、杨梅、西瓜、柑橘的种植采摘。

十年,也是我们迅速成长的十年。从书山里稚气黄毛的年少轻狂,成长为业涯中初出茅庐的沉着稳重。这,就是我与名山岭的十年!这,就是我们的十年!

愿我们,下一个十年,如吾心之所愿!

愿我们,走出千山后,归来仍是少年!

附图:从322国道,东往西,远眺名山岭

960e85ab2b024c2886573aeb78e57dd1.jpeg

名山岭东麓,摄影角度难看出其高大

e1af005ff5d34050a1a0c81a700228f4.jpeg

名山岭东南麓脚,水草丰茂

41d40817ff5346a78ab2a03149760c93.jpeg

第一台阶,“修阶而上”

d82e6f232ec740788d162779ed01bc3b.jpeg

第二台阶,匍匐而上

af8bf64d9d1845fa92a881d673fab198.jpeg

藤蔓区域,顺势而钻

a99754e1cd394f42a3ee983ab537d468.jpeg

地方所限,无法合照,席地而坐,一览众山

840e18ff724447de9da1f5763086e838.jpeg


收藏(0)

    本文是潜心书院原创文章,转载需联系本站管理员授权。

    相关推荐

    “十年”之惑—【第23期】——记录时代

    “十年”之惑—【第23期】——记录时代

    转眼毕业就十年了,看着群里面聊天,像我一个喜欢凑热闹的人,却选择安静,不发声。本来身为一个本地人,其实很多事情还是可以提供一点助力的,但是某位同学的言论,让我觉得毫无意义。因为当你的好,被当做理所应当...

    记录时代 2021.08.31 4 194

    发布评论

    ainiaobaibaibaibaobaobeishangbishibizuichiguachijingchongjingdahaqiandaliandangaodw_dogedw_erhadw_miaodw_tuzidw_xiongmaodw_zhutouganbeigeiliguiguolaiguzhanghahahahashoushihaixiuhanheixianhenghorse2huaixiaohuatonghuaxinhufenjiayoujiyankeaikeliankouzhaokukuloukunkuxiaolandelinileimuliwulxhainiolxhlikelxhqiuguanzhulxhtouxiaolxhwahahalxhzanningwennonuokpinganqianqiaoqinqinquantouruoshayanshengbingshiwangshuaishuijiaosikaostar0star2star3taikaixintanshoutianpingtouxiaotuwabiweifengweiquweiwuweixiaowenhaowoshouwuxiangjixianhuaxiaoerbuyuxiaokuxiaoxinxinxinxinsuixixixuyeyinxianyinyueyouhenghengyuebingyueliangyunzanzhajizhongguozanzhoumazhuakuangzuohenghengzuoyi